风烛残年的老人

站在了昏黄的铜镜之前

他一件件脱下自己的衣物

直至露出年青时的文身

 

黑色的龙

霎时间的他恢复了往昔的年轻

那是什么

那是本性

被遮掩的严严实实的本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