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.L.A.K

More Dirty,Black And Underground

五 大限

如果说流囚岛曾几何时是炼狱,现在是人间乐土的话。

那么,绿窗雅座就是亘古不变的地狱。

遍布狱所的爬山虎本是人畜无害的植被,现在风一过,爬山虎如层层的碧浪翻滚着,仿佛随时就可以将其中的人吞噬[……]

Fuck More

四 兵马

风卷残云,浪淘沙。

惊涛拍岸,水连天。

一艘帆船在飘摇诡谲的大海中。

这艘船虽然不能和下西洋的御船相比,但也算不少小了。

然而在苍茫无边的大海中,却显得可怜无助。

不论风[……]

Fuck More

三 死敌

点地,慢慢屈伏下去。

丁云鹤!你背叛我!阎荒道。

丁云鹤。蓝染尘头脑里立刻想起了哪个仙风道骨的青年。

是他?!起内讧了?!

不杀你,我永远没有出头之日。一个黑衣人落下了面罩,果[……]

Fuck More

二 哥舒

暴雨如注,暴雨倾盆。

四野里,漆黑的万物都沉浸在密集的雨水中。

哥舒躺在冰冷坚硬的木板床上,浑身疼的直冒冷汗。

两个月前刚刚折断的肋骨才刚刚愈合,今天在尾椎骨上又挨了狠狠一脚。一个转[……]

Fuck More

一 头牌

迟暮时分,女人坐在高楼上靠西的梳妆台前。

理云鬓,画山峨,点绛唇。

她很美,美的不可方物。

她又很冷,冷的让人不能靠近。

她更黯然,连秋天的风铃也失色。

她有一颗痣,在眼[……]

Fuck More